黑天鹅(R)

| Tags Reading 

黑天鹅

ISBN: 9787508630304 2016-3-18 RATING: 8/10

1.本书的前言核心阐述的是“黑天鹅事件”的三个方面,即:稀有性、极大冲击性和事后的(貌似)可预测性。

2.黑天鹅的逻辑是,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义,因为许多黑天鹅事件正是在不可预测的情况下发生和加剧的。

3.人性的弱点在于习惯于学习精确的东西而不善于总体把握。我们不学习规律而学习事实,进而蔑视抽象的东西。因此,我们常常缺乏基本的思考能力,以至于当黑天鹅现象出现后,我们只看到它的不可预测性而忽略了它的可预测性。就像我们关注一场灾难,往往更在意的是灾难如何被救援,歌颂那些救援者,而忽视了那些为防止灾难发生而付出心血的劳动者。而这正是导致人们无视黑天鹅现象的原因。

4.我们的世界是由极端、未知和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事物所主导,而我们只关心已知和重复发生的事物,根据自己的经验处理事物。虽然我们在知识上取得了进步和成长,但未来仍是不可预测的。我们必须把极端事件当作起点,而不是把它当作意外事件置之不理。

5.人类的思想会犯三个毛病。作者称之为“三重迷雾” 第一重迷雾:假想的理解,也就是在一个超出人们想象之外的复杂(或随机)的世界,人们都以为自己知道其中正在发生着什么。

历史和社会不是缓慢爬行的,而是在一步步地跳跃。它们从一个断层跃上另一个断层,其间极少有波折。而我们只喜欢相信那些我们能够预测的小的逐步演变。

第二重迷雾:反省的偏差,也就是我们只能在事后评价事物,就像只能从后视镜里看东西(历史在历史书中比在经验现实中显得更加清晰和有条理)。 历史事件总是以一种扭曲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在一个历史事件发生之前存在无数个事实,其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会在后来我们对历史事件的理解中有帮助。因为我们的记忆是有限而且是被过滤的,所以我们会倾向于记住那些事后看来与事实相符的信息。从这一点来说,战地日记比事后的战争回忆录或者战争研究具有更多的历史真实性。

第三重迷雾:对事实性信息价值的高估以及权威和饱学之士本身的缺陷,尤其是在他们进行分门别类的时候,也就是进行“柏拉图化”的时候。(“柏拉图化”即理想模型化。)

6.对于像战争或者股市崩盘之类的大事件,掌握大量信息的人和精英思想家并不比一个出租车司机更能预测准确。

7.不同报纸间的重复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多读一份报纸几乎不能了解更多新的信息。但每个人都那么急切地想熟知一切细节,他们阅读每一篇新鲜出炉的文章,收听每一个广播电台,似乎下一次报道就会向他们揭露一个惊天的答案。我发现,对于谁会见了谁,某位政客对另一位政客说了什么(以及用了什么语气),人们都如数家珍。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8.分类总会造成复杂性的降低,而我们对周围世界的任何简化都可能产生爆炸性后果,因为它不考虑不确定性的来源,它使我们错误地理解世界的构成。

9.问题不在于事件的本质,而在于我们看待它们的方式。

10.有一种非常简单的区分职业的方法,就是看这份职业的报酬是否具有突破性。著名作家或者投机者之类,他们不必多劳动就能十倍、百倍地增加收入;而像面包师、医生之类,他们需要增加劳动和时间才能够增加收入。前一类的职业具有突破性,当然也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在这里,要么是巨人,要么是侏儒;后一类的职业受中庸、平均和中间路线驱使,这种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可预测的,当然收入也是受到限制的。这两者的区分也就是极端斯坦和平均斯坦的区分。

11.在全球化的时代,突破性会造成更大的不公平。全球化使美国专门从事创造性活动,产生出新的理念、思想及具有突破性的产品,而把不那么具有突破性的部分分离出去让那些喜欢按小时取酬的人去做(耐克、戴尔和波音,当然还有苹果)。

12.在平均斯坦,特定事件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影响才大。

13.可以这样陈述平均斯坦的最高法则:当你的样本量足够大时,任何个例都不会对整体产生重大影响。

14.在平均斯坦,我们受到集体事件、常规事件、已知事件和已预测到的事件的统治;在极端斯坦,我们受到单个事件、意外事件、未知事件和未预测到的事件的统治。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来自极端斯坦,几乎所有的黑天鹅现象都发生在极端斯坦。

15.无论是感恩节前后的火鸡,还是图书销量、银行的贷款业务、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出现,或是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某件事情1000天的历史不会预测关于接下来的任何信息。这种从过去预测未来的天真在所有事情中都存在。而错误地把对过去的一次天真观察当成某种确定的东西或者代表未来的东西,是我们无法把握黑天鹅现象的唯一原因。

16.人们能够不费力地在社会环境下解决一个问题,但在它以抽象的逻辑问题形式出现时,却令人们不知所措。

17.由于一种无知经验主义的思维方式,我们天生习惯于寻找能够证明我们的理论以及我们对世界的理解的例子,这些例子总是很容易找到。

18.为了降低理解的复杂性,我们会更容易记住那些符合某种叙述的过去事实,而忽略那些看上去在该叙述中不扮演因果关系角色的部分。我们会为了让记忆符合因果关系,在不自觉和无意识的情况下改写它们。我们不断根据事件发生之后我们觉得有道理的逻辑重新叙述过去的事件。

19.这些研究者把我们的推理行为分为两种思维模式,分别称为“系统1”和“系统2”,或者“经验模式”和“认知模式”。 系统1,经验模式,是不费力的、自动的、快速的、模糊的、平行的、易出错的。它就是所谓的“直觉”,以很快的速度发挥着强大的作用。系统1是高度情绪化的,因为它反应迅速。它制造捷径,人们称之为“启发学”,它使我们能够快速有效地采取行动。但有时它们会导致我们犯严重的错误。 系统2,认知模式,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思考。它是费力的、有条理的、缓慢的、有逻辑的、连续的、渐进的、有自我意识的。它犯的错误比经验模式少。

20.在原始环境下的生活,过程与结果是紧密相关的。你渴了,喝水会给你带来足够的满足。在这里,情感会起作用。而我们的情感功能是为线性因果关系设计的。

21.我们的幸福感更多取决于正面情绪出现的次数,心理学家称之为“积极影响”,而不是某次正面情绪的强度。也就是说,好消息首先是好消息,究竟有多好并不重要。因此,要过快乐的生活,你应该尽可能平均分配这些小的“积极影响”。大量一般的好消息比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更令人感到幸福。我们的不幸感则符合相反的情形。在一个短暂的时期里经历全部痛苦胜过在很长的时间里分散这些痛苦。

22.再比如对那些百万富翁成功秘诀的研究:选定一群成功人士,那些拥有漂亮头衔和令人羡慕的职务的人,然后研究他们的特点。这些研究寻找他们的共同点:勇气、冒险精神、乐观等等,然后推断这些特点,尤其是冒险精神,能帮助你成功。这些品质真的与成功有因果联系么?更多的失败者并不一定缺少这些品质,只是失败者不写回忆录,不写自传。

23.你的幸存会削弱你对幸存的理解,包括肤浅的“原因”。

24.认知自大,即我们面对知识局限性的自大。确实,我们的知识在增长,但它受到自信增长的威胁,它增长了我们的知识,同时也增加了疑惑、无知和自负。

25.我们究竟为什么如此喜欢预测?更糟糕也更有趣的是:为什么我们不提我们在预测方面的记录?为什么我们看不到我们在(几乎)所有大事件上的预测失败?我们把这称为预测之耻。

26.信息的一个主要影响:妨碍知识。你提供的信息越多,它们就会形成越多假设,它们的结论就越糟糕。问题是,我们的思维是有惯性的:一旦形成一个观点,我们就很难改变,所以情况对那些推迟形成观点的人更有利。当你以糟糕的证据为基础形成观点时,你会很难解释与这些观点矛盾的后续信息,即使这些新信息更明显、更准确。

27.因变化而需要知识的事物,通常是没有专家的,而不变的事物似乎会有专家。也就是说,与未来有关,并且其研究是基于不可重复的过去的行业通常没有专家。

28.人类在对随机事件的认识上容易犯不对称的错误。我们把成功归因于能力,把失败归因于在我们控制之外的事物,比如随机性。

29.发现的经典模式是这样的:你寻找你知道的东西(比如到达印度的新方法),结果发现了一个你不知道的东西(美洲)。也就是说,你发现了你之前并没有要寻找的东西,而它却改变了一切。

30.长尾是极端斯坦的副产品,它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不公平:世界对小人物而言没有变得更不公平,但对大人物而言变得极为不公平。没有谁的地位是牢固不破的,小人物非常具有颠覆性。

31.第一种是防御性冗余。这是一种保险型的冗余,能够确保你在困境下依靠充足的备件生存下去。我们拥有两只眼睛、两个肺、两个肾,甚至两个大脑。


Back     Nex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