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R)

| Tags Reading 

2017-03-18 RATING: */10

长征 

作者:中 王树增 

一、思考

二、书摘

自人类进入有政治纷争的时代以来,所有推进文明的力量从来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群体,而只能是某一种理想或某一种信仰。

物质和精神是认识生命的过程中两个互相依存但处于不同空间的要素。前者是须臾的,后者是永恒的;前者是脆弱的,后者是坚实的;前者是杂芜的,后者是纯净的。支撑生命最可靠的力量不是物质而是精神——小到一个人人格的优劣,大到决定一个民族和国家文明的兴衰。一个没有精神的人,是心灵荒凉的人。一个没有精神的民族,是前程暗淡的民族。精神的质量可以改变个人与世界的命运。

公元1000年至公元2000年间,中国的三个事件被世界认为具有巨大影响,并入选人类历史进程的一百件重要事件: 第一个:1100年,火药的发明。首用于宋朝对外战争; 第二个:1211年,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蒙古帝国成为历史上拥有土地最多的国家——西至波斯和阿拉伯,东南至朝鲜、缅甸和越南。几乎所有的俄国土地都在他们手中。 第三个:1934年,长征。

长征跨越了中国十五个省份,转战地域面积的总和比许多欧洲国家的国土面积都大。长征翻越了二十座巨大的山脉,其中的五座位于世界屋脊之上且终年积雪。长征渡过了三十多条河流,包括世界上最汹涌险峻的峡谷大江。长征走过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广袤湿地,那片人迹罕至的湿地面积几乎和法国的国土面积相等。而更重要的是,在总里程远远超过两万五千里的长征途中,中国工农红军始终在数倍于己的敌人的追击、堵截与合围中,遭遇的战斗在四百场以上,平均每三天就发生一次激烈的大战…,平均每天急行军五十公里以上…,指挥员平均年龄不足二十五岁,战斗员的平均年龄不足二十岁,十四岁至十八岁的战士至少占百分之四十…,平均每三百米就有一名红军牺牲在两万五千里的征途上。

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不畏牺牲的远征。1934.10月,红一方面军8万6千多人开始长征,到1935.10到达陕北时仅8千人;1935.3月,红四方面军10万大军开始长征,到1936.10月到达甘肃时仅3万3千多人;1935.11月,红二方面军2万1千多人开始长征,到1936.10到达将台堡时仅1万1千多人;1934.11月红十五军开始长征,全军兵力最多时不足8千,最少时只有1千多人。

长征属于人类历史上这样一种事件:即使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依旧被世人追寻不已。数十年来,不断有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年龄的人出现在中国工农红军曾经走过的这条漫长征途上。在人类物质与精神的文明高速发展的今天,世人何以要忍受疲惫、劳顿和生存条件的匮乏,行走在这条蜿蜒于丛山峻岭和急流险滩的路途上?曾出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后来说:“对崭露头角的新中国而言,长征的意义绝不只是一部无可匹敌的英雄主义史诗,它的意义要深刻得多。它是国家统一精神的提示,它也是克服落后东西的必要因素。”

长征是信念不朽的象征。

因为付出了太多牺牲,因为在难以承载的牺牲中始终保有理想和信念,所以,一切艰难险阻皆成为一种锻造——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留下的是: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以及无与伦比的勇敢。这些都可以创造人间奇迹的精神。物质和精神是认识生命的过程中两个互相依赖但处于不同空间的要素。前者是须臾的,后者是永恒的;前者是脆弱的,后者是坚实的;前者是杂芜的,后者是纯净的。支撑生命最可靠的力量不是物质而是精神——小到决定一个人人格的优劣,大到决定一个民族和国家文明的兴衰。 一个没有精神的人,是心灵荒凉的人。 一个没有精神的名族,是前程暗淡的民族。 精神的质量可以改变个人与世界的命运。

《人类1000年》对此评价道:“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带领着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进入了社会主义。毛泽东震撼了亚洲和拉丁美洲,他使数以百计的人们看到了农民推翻了几百年来的帝国主义统治。”

长征永载人类史册。 长征是中国贡献给世界的壮丽史诗。

无论是对于一段历史还是一段人生来讲,快乐是什么?在偌大国土上的这偏僻一隅,烈烈燃烧的篝火向着夜空腾起璀璨的火焰。谁能透彻地解释,那些幸存下来的红军士兵在这个夜晚歌声为何嘹亮?快乐从何萌生?

此时,隐蔽起来等待战机的红军正在加紧学习《八个大胜利的条件》和《三十条作战注意》。这两本军事教材体现了从没有在任何一所军事学校读过书的毛泽东所创造的“另类”作战原则: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操胜算;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

博古此举的理由很简单:请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无疑会加强他这个从外面来的年轻的总负责人的威慑力量,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批创建了红色根据地和红色武装的共产党领导人。 历史本来简单,是千头万绪的思路将历史搞复杂了。

这些新奇的词让他们享受到了共产党人给予他们的政治尊严和社会权利,目不识丁的农民因此萌生了为公家的事出力的群体意识, 这种 群 体意识是数千年来中国农民最缺乏的,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首先把产业工人而不是农民视为革命生力军的主要原因。但是,中国革命的实践证明,由 于占有万分微薄从而导致付出时万分吝啬的农民,当他们眼见为实地认为值得而且必须付出时,其毫无保留和不计代价的程度竟是十分惊人的。


Back     Nex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