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未来(R)

| Tags Reading 

##看见未来

ISBN: 9787308141895 2015-8-23 RATING: */10

  •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 单项技术的革命影响往往是某一垂直领域的,如抗生素的发明彻底改变了医疗和健康。而互联网产生的影响,是横向水平的: 互联网不是一个孤立的技术或行业,而是一个可以改变所有行业和领域的新兴力量。

  • 12000年前发生了农业革命,250年前发生了工业革命,40年前发生了互联网革命。农业社会的关键性资源是土地,工业社会的关键性资源是能源,网络社会的关键性资源是信息。

  • 技术是人性的延伸。农业革命通过耕种延伸了我们的胃,解决的是温饱问题;工业革命通过机械和电器延伸了我们的肌肉,解决的是 生产效率问题 - 但它们都是对人类肢体的延伸。互联网和信息革命则延伸了人类的大脑,人有别于动物,恰恰在于人类拥有大脑而非肢体。

  • 互联网带来了新的连接。宇宙的演化,便是不断以新的连接方式涌现出更高秩序连接的离世。

  • 宇宙起初是一个混沌和无序的世界,随着宇宙暴涨的冷却,在1/1000000秒之后,夸克通过胶子连接在一起,便形成了质子和中子。38万年以之后,当质子和中子组成的原子核开始和电子结合在一起,便形成了稳定的原子。1亿年之后,第一批恒星开始形成并发光,核聚变反应产生了各种重元素,当不同元素的原子以一定的排列方式连接成分子时,便开始了化学纪元。46亿年前,包括地球在内的太阳系开始形成。38亿年前,当高分子连接成复杂精细的结构并产生了自我复制的机制,便开始了生物纪元。20亿年前,多细胞生命出现,当细胞通过组织连接起来,便形成了丰富的生命形态。12亿年前,开始了有性繁殖,当基因通过性组合起来,便增加了多样性。20万年前,进化出了解剖学意义上的世界。大约7万年前,人类经历了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认知革命,语言出现了。当符号链接起来,便产生了有意义的世界,人类开始进入了文化的纪元。进化的主旋律由物理反应到生物基因的复制,最终演变为了文化基因的传播。

  • 最有可能改变人类文明未来的五大科技领域:互联网,新能源,太空探索,人工智能,基因工程。

  • 工业时代造物都是自上而下,等级化的,整个过程有目的、有预设、有中心,讲求的是因果关系。而生命的演化是自下而上的,从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到多细胞生物,从无性繁殖到有性繁殖。

  • 人类几个重要的重构:发明了符号化的语言。学会了书写。

  • 包交换就是将信息割开,这些被割裂成很多小片段的信息,可以在通信线路上独立地跑,到了目的地再重新组合起来,这无疑极大地提高了网络通信的效率。

  • 1969年10月29日晚,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两台计算机主机之间的通信,仅仅传输了两个字母就崩溃了(L和O),但这一刻却标志着一个全新时代的来临。

  • 梅特卡夫定律:一个网络的价值与这个网络所连接用户数量的平方成正比。

  • 长尾经济不是会让那些滞销的产品一鸣惊人、变得畅销,而是让真正有创造性的产品有机会遇到它的受众。

  • 永远会有新的公司产生,也永远会有颠覆者出现,这就是时间轴上的长尾。

  • 网络经济推动了长尾的崛起,这让小众的产品也会有自己的市场,生存下去。而“免费“成为一种强有力的营销,原因在于,基于比特的信息经济复制成本趋近于零,这有别于基于原子的传统经济,因此完全可以通过”免费“来大大降低用户的门槛,从而赢得巨大的关注度。最终,再小众的产品也能通过网络触及遍布在全球各地呈”碎片式“分布的用户群,赢得自己 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而今天,伴随着3D打印机的发展,长尾精神已经挣脱Web的限制,从比特世界渗透到原子世界。

  • 强连接关乎being,即关乎自我的存在。和我们关系密切的亲友是我们的精神支持、情感支持,也是我们的回音壁。他们让我们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感觉自己更是自己。弱连接关乎becoming,即关乎我们的成长和发展,促使我们去成为我们现在所不是的我,获得新的社会关系、新的知识、新的工作机会和其他的可能。

  • 社交网络之所以崛起,在于互联网释放了人类的两个基本需求:一是作为有自由意志的符号动物,人要表现自我,实现自我;而是作为社会的动物,人要和别人建立连接。

  • 金融P2P的本质就在于去中心化、去媒化,实现金融民族化。

  • 互联网会造成“回声屋”现象:当我们听到自己认可的观点时,会感到很舒服,这种舒服的感觉使人们更愿意呆在回声屋里。

  • 大概人需要精神支持。

  • 建筑大师路易斯.沙利文:形式追随功能。

  • 设计大师哈特穆特.艾斯林格:形式追随情感。

  • 设计,搭起了技术和人心的桥梁。

  • 工业时代的工业产品棱角坚硬,且多以阳刚的气质标示自己的牢固耐用,而现代设计则更融化了互联网阴柔的气质,它们模糊边界,在柔和的色调和酣畅游走的曲线中触及人心灵的柔软之处。于是,我们选择一个产品的理由是,不再只是对使用价值的理性盘算,而更有第一眼就莫名打动我们的感性设计。

  • 从本源上来说,设计天然就关乎创新。你要从现有的产品或者问题出发,把它们拆解,仔细观察,汲取其中的要素,然后重新构建,并要创新地补全其中缺失的部分。

  • 设计时必须要防止材质凌驾于逻辑程序或者共用之上,从根本上而言,设计师是与功用相关的。

  • 对于商业而言,一个世纪前,是比拼产能是福特时代;半个世纪前,是比拼营销的宝洁时代;而现在,是比拼心智占领的设计美学时代。在20世纪初,商品稀缺,企业造出来的产品不愁没有销路,企业面临的核心问题在于,是不是有足够的产能去供应市场。所以福特创造了流水线,从而极大地提高了产能。20世纪中期,工业流水线盛行,产能有了极大的提高,于是如何把产品卖出去就开始成为挑战。无论是信息的传递还是销售渠道的铺设,产品在销售中要面临种种障碍。因此,在那个时代。以保洁为代表的公司进行了营销创新,扫清了产品厂家与最终消费者之间的层层壁垒。相对于传统的营销,互联网时代的资讯传播成本,通道成本,或者说整个营销成本都相当低。在消费者能深入体验产品的功能之前,他们最直观的第一感受是来自产品的设计。一旦设计真正在技术和人心之间架起一座桥梁,让用户和产品之间产生共鸣,占领用户的心智,就能迅速甚至是爆发式地占领市场。这是真正推动设计美学在互联网时代兴起的原因。

  • 开源软件关注的价值只是代码质量,而自由软件运动关注的价值是自由和社区,所有从哲学层面来讲,开源软件压根就没抓住重点。

  • 理想国里的一个故事:一群人被绑在山洞里,背对着洞口,每天只能看着洞口走过的万物的影子,时间长了,这些人就以为这些影子就是万物的本真。有一天,有一个人突然挣脱了绳子,跑到了洞口,他穆然发现,原来真实的世界不是他们每天看到的那样,他发现了真理。故事的结局并不好,这个发现真理的人最后被洞里的人当做神经错乱打死了。

  • 可汗学院把传统的课堂和课下学习“翻转”过来了。其革命性的意义在于,可汗学院的“翻转”不仅仅是流程上的“翻转”,而更在于将传统教育中强调用学生的节奏去适应课堂“翻转”为以学生自己的节奏为中心。

  • 在线教育的兴起,让人人能够接受教育。网络让人们获取教育的机会、获取优秀教育资源的成本大幅度降低,优质的教育资源甚至可以实现全球共享,这是可汗学院在推进教育民主化过程中所做出的重要贡献。

  • “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从某个侧面折射了互联网时代规模性和个性化统一的特征。工业时代有力地推动了规模性,但却牺牲了个性化。

  • 孤立的知识点价值是比较低的,只有在整个知识网络中将知识点之间的联系直观地呈现出来,才更加有助于我们深刻地理解其价值。

  • 未来学家需要对遥远未来发生的事情保持热情,要深刻理解产业的运作特点,关心计算机和科技对人类的贡献。从根本上来说,未来学家所做的一切的中心主题就是人。要能理解人们想在未来做什么,人们会遇到什么问题,人们有什么渴望,而后才是思考技术如何才能更好的帮助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更加幸福,更高产,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

  • 在传统的医院里,医生诊断病人和开药不能考虑到病人的基因特质,事实上,有些药对一些人来说是救命的,但对于另一人却可能致命,医生并不能做到真正的对症下药。未来10年,一旦信息技术取得更大进展,就会推动医学界在基因,染色体研究上实现突破。届时,人们不需要话费很多钱就可以获取自己完整的基因顺序,医生拿到这个信息,就可以真正为病人开除合适的药。科技会开启一个个性化用药的时代。

  • 现实的物理世界是三维空间,时间是单向的第四维度,数据就是第五维度。所有的物体都数据化,这样产品就变成了服务,可以连接,可以共享,甚至可以发生永远的改变。

  • 未来的中心是人,不是科技。

  • 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革命,而第四次技术革命会是神经技术革命。人类历史上的技术革命,每一次都建立在前一次的基础上。因为有了农业革命,所以我们才能填饱肚子,有足够的盈余,才能获取时间的解放。这催生了劳动分工,而后人类才有效率和知识去创造诸如蒸汽机、电力、飞机和摩天大楼等,这才有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的创造随后又为信息技术的崛起及其对社会产生的深远影响奠定了基础,这才有可信息革命。信息革命催生的微芯片,互联网和移动通信也为神经技术的崛起铺平了道路。

  • 哥白尼的革命让人认清了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改变了人类对自己在宇宙中如何存在的认识。达尔文的进化论则改变了人类在这个世界和在更大宇宙范围内对自己的认识。神经技术革命也会带来全新的观念,让我们认清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这是一场真正影响“我们是谁”的革命。原来的技术革命多在延伸肢体,而神经革命却在延伸大脑;原来的技术革命只是改变客体,而神经技术却在改变主体。一旦我们连接的形式不再仅仅限于外在的符号,而是实现人与人神经网络的互联,产生的影响是非同凡响的。

  • 暗淡的蓝点:人类为自身的文明成就感到骄傲,然而从宇宙视角来看,我们存在的全部辉煌历史和人间的一切悲欢离合,都不过是在一颗微不足道的“暗淡蓝点”上演绎而已。地球如此渺小脆弱,只是在广袤宇宙中的一粒微尘。全球变暖、核战争、变异的流行病毒、小行星撞击……种种灾难性的事件,都可能把这个暗淡的蓝点从太空中抹去,让人类难逃灭亡的厄运。

  • Musk和乔布斯最核心的共同之处在于:系统级的设计思维加上超常的信念。他们都不是经典意义上的发明家,并不是某项单独技术或者产品的原创者,而是有“全景式宏图”、把不同技术和跨界资源系统地整合在一起的集大成者。他们没有带来某一项的技术突破,而是靠产品、营销、组织、定位、盈利模式等多维度的创新来产生颠覆式的影响。

  • 只有基于“第一原理”的思维框架,才能抓住问题的根本和核心,设想事物应当存在的理想状态,而不是受限于现状,由此推演出产生质变的突破性答案。在马车的时代,用类比的思维只能培育出更快的马屁,造出更好的马车,而用“第一原理”的思维框架才能发明出汽车。正是基于这种思维框架,Musk清晰地意识到,普通汽油机的能量转化率只有20%,而电动机的能量转化率可以高达90%,且没有污染,所以新能源电动车终将替代汽油车。

  • 理智的人让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而疯狂的人会坚持让这个世界去适应自己。所以历史的进步依靠疯狂的人。

  • 一般人看到已经存在的事物会说“为什么是这样”,我却梦想从未有过的事物,并问自己,“为什么不这样”。 - 萧伯纳


Back     Nex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