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2018-11-20 RATING: */10

乡土中国

作者:费孝通

一、思考

本书乡土社会的乡土性(受土地束缚流动性差导致的社会稳定性)展开。这种由于土地

束缚而产生的乡土性主要有两方面的影响,一是孤立和隔膜(村落间),二是熟人社会(村内间)。

二、书摘

从基层上看,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

以农为生的人,世代定居是常态,迁移是变态。

不流动是从任何空间的关系上是说的,从人和人在空间的排列关系上看就是孤立和隔膜。孤立和隔膜并不是以个人为单位的,而是以住在一处的集团为单位的。

乡土社会的生活是富于地方性的。地方性是指他们活动范围由地域上的限制,在区域间接触很少,生活隔离,各自保持着独立的社会圈子。

在社会学中,我们常常分出两种不同性质的社会,一种并没有具体的目的,只因在一起生长而发生的社会,一种是为了要完成一种任务而结合的社会。用滕尼斯的话说,前者是社区(gemeinschaft),后者是社会(gesellschaft);用涂尔干的话说,前者是有机的团结,后者是机械的团结;用我们自己的话说,前者是礼俗社会,后者是法理社会。生活在被土地上的乡民,他们平素所接触的是生而与俱的人物,而不是基于自我选择得来的关系,是先我而在的一个生活环境。

在我们社会的急速变迁中,从乡土社会进入现代社会的过程中,我们在乡土社会中所养成的生活方式处处产生了流弊。陌生人所组成的现代社会是无法用乡土社会的风俗来应付的。于是“土气”成了骂人的词汇,“乡”再也不是衣锦荣归的去处了。

在面对面的社群里,连语言本身都是不得已而采的工具。语言本是用声音来表达的象征体系。象征是附着意义的声音或动作,是包括多数人共认的意义,也就是这一事物或动作会在多数人中引起相同的反应。因之,我们决不能有个人的语言,只能有社会的语言。要使多数人你呢更对同一象征具有同一意义,他们必须有着共同的经历,就是说在相似的环境中接触和使用同一象征,因而在象征上附着了同一意义。

人的“当前”是整个靠记忆所保留下来的“过去”的累积。

文化是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记忆而维持着的社会共同经验。

西方是团队格局,中国传统差序格局具有伸缩能力。这个富于伸缩的社会圈子回音中心势力的变化而大小。

在差序格局中,社会关系是逐渐从一个一个人推出去的,是私人联系的增加,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因之,我们传统社会里所有的社会道德也只在私人联系中发生意义。

一个差序格局的社会,是由无数私人关系搭成的网络。这网络的每一个结附着着一种道德要素,所有的价值标准也就不能超脱于差序的人伦而存在了。

中国乡土在西洋家庭团体中,夫妇是主轴,共同经营生育事物,政治经济宗教等功能有其他团体来担负,不在家庭的分内,两性之间的感情是凝合的力量;在我们的乡土社会中,家是绵延性的事业社群,他的主轴是在父子之间,婆媳之间,是纵的,不是横的,事业的需要排斥了普通的感情,纪律排斥私情的宽容。

社会基本社群——“小家族”。

在西洋家庭团体中,夫妇是主轴,共同经营生育事物,政治经济宗教等功能有其他团体来担负,不在家庭的分内,两性之间的感情是凝合的力量;在我们的乡土社会中,家是绵延性的事业社群,他的主轴是在父子之间,婆媳之间,是纵的,不是横的,事业的需要排斥了普通的感情,纪律排斥私情的宽容。

从社会关系上说,感情是具有破坏和创造作用的,感情的激动改变了原有的关系,感情的淡漠是稳定社会关系的一种表示。稳定社会关系的力量,不是感情,而是了解,是指接受着统一的意义体系。同样的刺激会引起同样的反应。

乡土社会是亚普罗式的(认为宇宙的安排有一个完整的秩序,人只能去接受他,安于其位),而现代社会是浮士德式的(把冲突看作是存在的基础,生命是阻碍的克服,前途是无尽的创造)。

社会秩序范围着个性,为了秩序的维持,一切引起破坏秩序的要素都被遏制着。男女之间的鸿沟由此筑下。乡土社会是个男女有别的社会,也是个安稳的社会。

所谓人治和法治之别,不在“人”和“法”这两个字上,而是在维持秩序时所用的力量,和所根据的规范的性质。

古典经济学里自由竞争的理想认为“无政府”是最佳的状态,所谓的“无政府”绝不是等于混乱,而是一种秩序,一种不需规律的秩序,一种自动的秩序,是“无为而治”社会。

礼是社会公认的行为规范,它本和法律无异,不同之处在于法律是靠国家的权力来推行的,而礼却不需要这样有形的权力机构来维持,维持礼这种规范的是传统。

礼并不是靠一个外在的权力来推行的,而是从教化中养成了个人的敬畏感,使人服膺,人服礼是主动的。

礼治的可能必须以传统可以有效的应付生活问题为前提。


Back     Next